火焰纹章 觉醒 同人文【库洛路弗クロルフ♂】无药可救 腐向R指定注意


终于搞好了_(:з」∠)_真的不擅长写第三人称。

英雄战应援路弗雷进入决赛,虽然肯定比不过妹子的了……


以及有雷,注意以下几点

*库洛姆渣男

*路弗雷采用的是官方默认形象+恋爱脑

*两个人都很病……总之是有病向

*有少许成/人描写


好了,正文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从喜欢上库洛姆的那一瞬间便是噩梦的开始。就在昨天,路弗雷就眼睁睁看着他在自己眼前举行了婚礼。

路弗雷一个人呆在房间里。拒绝见任何人。如今伊利斯算是恢复了和平,本应可以松一口气,但路弗雷的内心仿佛被黑泥填满。恨不得就这样离开这块伤心地。

“库洛姆……为何要选择那个人?为何那个人不是我。让我留在身边,仅仅是因为友情吗?“
埋藏在内心的质问,是不会有答案的,况且直到如今,还会有人怀疑路弗雷出身不明的身份,唯独只有库洛姆依然以半身相称。这里的生活宛如毒药一般,一点一点地侵蚀着自我。库洛姆已经结婚了,曾经许下的承诺变为了谎言和背叛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路弗雷的精神状态慢慢开始变得不安定。跟库洛姆表面是亲友关系,但私底下却是触犯了禁忌。主动要求改变关系的其实是库洛姆。抵抗并没有意义,库洛姆强行占有了路弗雷的身体。一开始路弗雷满脑子只有疑问。随即身体逐渐被开发,除了恐惧之外还有快乐。

库洛姆总是说着:“你非常美丽。你便是我的理想。我只会爱你一个。”

但他却在数日前与路弗雷关系最友好的女性,奥莉薇结婚了。就算身份地位都有差距,大家都祝福他们两人,举国欢庆。而路弗雷只是作为一介军师在旁守候着。

库洛姆以一国之主的身份,用洪亮的声音演说着国家今后的政策方针,一旁在身后站着的是美丽的妻子。简直是一对理想的夫妻。
在一旁留意到路弗雷一脸阴沉的莉兹小声地搭话:“你脸色好差,有什么不舒服吗??”
“只是有点睡眠不足罢了。” 路弗雷装作若无其事迅速掩饰过去。

就在此时,有人正看向这边。是库洛姆,他对着路弗雷微微一笑,仿佛被看穿了所有心思一般。越想就越是憎恨。

路弗雷心里是明白到库洛姆的婚姻是为了国家的繁盛安定,但既然要结婚,为何那时还要对自己出手?简直无法接受!胃液在沸腾,额头上也开始冒冷汗。整个世界天旋地转。莉兹忍不住用手扯了下路弗雷的斗篷,劝说道:“不如先下去休息吧?”路弗雷顺势点点头回到了房间。

从那一天起,路弗雷就一直闭门不出。对那个人的思念和爱恋的同时夹杂着憎恨。可早已深知快乐的身体只要到夜晚就开始忍忍作痛。唯有蜷缩着身体,等待着天亮。这样的日子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天。

一直非常担心路弗雷的莉兹,强行带了大夫来看诊。看着眼前人日渐憔悴,连大夫也是连连摇头,表示这样下去,再过几个月就会有生命危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一个满月的夜晚。路弗雷挨着床沿打开窗户,呆呆地凝视着圆月。这时从走廊传来了脚步声,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神经又开始紧绷起来。


这么晚了到底是谁,从脚步声的轻重判断应该是一位男性。门被轻轻打开,眼前是那位爱之深恨之切的男人。

“库……洛……姆……”

话语都梗塞了。身体不自觉往后缩,但背后就是墙壁,已经无路可逃。

“好久没见了……路弗雷……你好像憔悴了不少。”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“我终于可以来见你了,我已经等了这一刻很久了。”
“库……洛姆?”

一时间无法理解库洛姆所说的话,只由得他不断靠近,他缓缓把路弗雷推倒在床,并投以非常深情的眼神。库洛姆并非穿着正装而是朴素的便服。或许是刚出浴完毕,身上有淡淡的香味。

感受着库洛姆的体温,路弗雷一头混乱。为何他如今才出现在这里,这会不会只是梦境?但香味和热度,以及接下来的强烈痛楚都在无时无刻提醒着这是现实。

没有经过爱抚就长驱直入,并开始了活塞动作。路弗雷不禁发出痛苦的悲鸣,隔了数月的结合完全没有一点怜香惜玉。仿佛只是在单纯地发泄欲望。但即使如此,路弗雷的身心还是无法抗拒地表现出愉悦,疯狂地渴求。

就像人偶一般被不断摇晃,感受到库洛姆在体内迎来多次高潮,直到最后路弗雷还是晕了过去。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。用尽力气想爬起来但腰部……不如说是肛门疼痛无比,完全动弹不得。

眼前是库洛姆厚实的胸肌,他把路弗雷抱在怀里,并缠上腿部,两人都是一丝不挂,仿佛是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。昨晚并不是梦,头就好像被炸开一样。即使过了一夜,库洛姆的想法还是无法让人理解。

他是挚爱的人,同时也是恨之入骨的人。昨晚的行为跟QJ并没有两样,唯一能活动的双手伸向藏着小刀的床头,这个动作反倒唤醒了浅睡的库洛姆,他的视线仿佛要将怀中人烧焦一般炽热。

“路弗雷……终于可以得到你了。王族的职责已经完成,从今以后我会为了你而活。”

路弗雷的眼眶中充满了泪水,就算那是库洛姆的谎言,也还是无法抑止对他的满满爱意。

“路弗雷,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获得你的原谅。昨晚也是不知道怎的,完全控制不住自己,也没有问过你的意愿。再加上婚礼的事情也没有预先告知,我不求得到你的原谅,但一定不要离开我身边,你可是我的半身,你走了我也活不下去了。”

库洛姆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盒子,打开是一枚戒指,他小心翼翼地套在路弗雷的无名指上。



这就是没有变心的证明?路弗雷一时悲喜交集。

“库洛姆……为何要结婚?”

库洛姆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,他胡乱的抓了下头发,回答道:“因为要履行王族的职责,需要诞下继承人才能稳定内政,也就只有这个方法了。而且这还是奥莉薇单方面提出的。她是个好女孩,她也知道我对你的感情,我也觉得很对不起她。”

“为……什么,你什么……都不跟我说……”
“假如跟你说了,你肯定会为了成全这门婚事而离我而去!我早就预想到这个结果。所以我利用了你对我的感情。因为我相信没有得到答案,你是不会离开这里的不是吗?我也不想害你如此受伤,但别无他法。要杀要剐是随尊便。”

再说就算是伪装的婚姻,奥莉薇跟路弗雷关系非常好,也不能让他们次次碰面都难堪。而且路弗雷也无法平和去看待此事。

“我爱你,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了。为了不让你离开,也曾想过用锁链把你锁在身边。”

简直跟自己的痴情一样可笑。库洛姆也是病入膏肓的人啊。看来藏在床头的小刀,暂时还派不上用处,路弗雷伸手环抱着库洛姆,轻声呢喃着:“库……洛姆……我恨你……同时也深深爱着你……直到死为止我们都会在一起……”


(完)






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绍

Sarah

Author:Sarah
喜好:脑残欢乐、治愈、宅(60%)、腐(30%)、迷(10%)虐、LOLI正太、糟糕、无差别无节操告白、在宅向找腐来萌的恶趣味。
特性:撐得累兼毒舌。二次元怪。一人楽しすぎるぜー☆
目前萌物:イナズマイレブン、v家、涼宮、鸟海、ミトス、无双、古剑
萌え死ぬcp:利こま,くくタカ,普洪普,苏兰,姜钟,古虛古,元堂总受,马猿
喜歡的畫師:大暮維人、黑星紅白、望月淳、岩崎美奈子

最新留言
类别
V家歌曲播放

自由区域
搜寻栏
连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