宅腐囧X囧推倒同盟

反正就是很痛的东西

【约稿】WA4 火

忍不住约的冷门稿!留自己看看~
ジユード→アルノー

  那天清晨,他们站在山顶,大家热闹地聚在一起,不是为了像捷多这样哀伤的。

  阿鲁诺的脸颊被日光映衬着,神清气爽地看着天空。

  他的眼睫毛很长,捷多这样想着。

  牵着妻子拉克薇尔的手,与友人告别。

  山下的房屋隐隐约约的。

  捷多开口问:“一切都准备好了吗?”

  阿鲁诺笑着,英俊面孔是全然的少年意气,发梢该缀着风一样的利落。

  “是,捷多,不要太难过。相遇是缘分,分开也是缘分。”

  自己的伪装有那么脆弱吗?

  也许不是,毕竟聪慧的阿鲁诺也没看出来,他到底是以怎样的心态来面对这场离别。

  阿鲁诺和拉克薇儿夫妻俩一大早就出发了,和由莉一起送走了他们,捷多回到那天的山上。

  他站在阿鲁诺站着的那个位置,也一样的看着天空,红色发丝被风拂起,像阿鲁诺的褐色长发一样。

  捷多对待阿鲁诺,是比自己珍爱的大自然以及动物们更深厚的感情吗?

  不是,只是更难以启齿,更让他忧伤而已。

  捷多此时希望一只鸟飞过,什么种类都行,最好有阿鲁诺发丝一样的俊逸羽翼。

  亲爱的……

  在阿鲁诺面前只能说“亲爱的友人”,可是——

  亲爱的……祝愿你真正如同“渡鸟”一样地飞腾在这生活的天空。

  捷多下了山顶,也进了山里。他努力学习着那些知识,保护森林和动物们的知识,他相信总有一天派上用场。

  接触的植物动物都比人多,捷多的心里就总是保留着对离去“友人”,那位英俊而理想成为“渡鸟”的男人,几乎永恒的梦想。

  克鲁斯尼克又来了,倒也不是说经常来,总之以他在人们眼中见到的次数,在捷多家中做客,的确是一件“经常”的事了。

  “你还在想他吗?”

  捷多已经懒得跟他去解释什么“不过是思念友人”这种话,他自己都不信,更何况别人。

  克鲁斯尼克是看得懂别人心思的人,虽然他不常去看。

  捷多闷着声气去给一只小鹿包扎伤口。

  克鲁斯尼克站起来,看向远方:“时间真是过得很快。”

  红发的少年——现在该叫青年了,也许是常年山中居住,不常混迹人群中的原因,还留有那么几丝青涩,眼睛还是那样,和他手上小鹿一样的圆而清澈。

  他拍拍小鹿的脑袋,告诉它已经包扎好了:“我觉得还好。”

  克鲁斯尼克摸了摸小家伙的鹿角:“心无旁骛,就自然不觉得时间过得快。”

  捷多站起来,伸个懒腰:“我专心当我的森林保护员——”

  “没你那么多心思。”

  克鲁斯尼克看着他发笑:“至少还有一样……”

  捷多侧过头去看他:“什么还有一样?”

  “你的心里……至少还有一桩事。”

  然后他们沉默了一会。

  直到人们送来一只大棕熊,捷多又忙碌了起来,寂静的氛围才被打破。

  但这种静还留在捷多的心底,就像那天他差点忍不住告白的时候,他看着阿鲁诺的眼睛,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  而阿鲁诺看着他,温柔地微笑着。

  阿鲁诺……十年了,捷多自己也惊讶,居然十年了。

  也许更惊讶的是,他还没有忘记阿鲁诺。

  这是捷多刻意的。他刻意地去记得那个少年的眉眼和发梢被风拂起的角度。

  也刻意地压制自己那简直不吐不快的某种情绪。

  他能跟谁说?

  沉默地度日,在森林中当保护员,最不缺的就是沉默,每一根草的摇晃或者蝴蝶翅膀的煽动,只会让人觉得更加寂静。

  野火燎原那样的可怕的寂静。

  没有事的时候,森林巡逻没有任何异常,没有动物受伤,没有行人迷路,这种捷多没有事干的时候,总忍不住去回想阿鲁诺的眼睛。

  当他飞行时,捷多祝愿阿鲁诺拥有一双翅膀,因为阿鲁诺飞行后的眼睛,仿佛沾染了天空的静。

  十年里捷多无数次梦到的静。

  下山去购买所需的食物和一些包扎的药与布,意外看到了一家店。

  唔……明明是这么好的位置呢,怎么人这么少?

  这样想着捷多便好奇地走了进去。

  一个小女孩正打瞌睡,见着捷多进来了,连忙地喊:“爸爸——有客人来了——”

  捷多略不习惯地看着小姑娘,又觉得她怪可爱。

  与那位想念的人相同颜色的眼睛,那是天空的蓝,海洋的扩散,扎着两个麻花辫,眼睛又大又圆、睡眼惺忪,让捷多想拍拍她的脑袋——跟对那只小鹿一样。

  小姑娘的爸爸从后厨走出来。

  “这位客人……”

  两个人都哑了一瞬间。

  阿鲁诺拍了拍捷多的肩膀:“你这家伙,这么多年都没什么大变化啊!”

  捷多比较着自己的身量,无奈地打量四周:“还是比十年前长高了不少吧。”

  他看到墙上的画了,拉克薇儿居然有那么柔软的表情,阿鲁诺站在她身后,很般配的一对爱人。

  也看到了婴儿时期的小姑娘,虽说新生儿都一个样……但这孩子有和她父亲一模一样的眼睛。

  捷多觉得很可爱。

  “拉克薇儿说,她已经找到了最美丽的东西。”

  描述妻子的曾经时,阿鲁诺以这句话结尾,然后盛满爱意的眼看着小姑娘。

  捷多不知道心里该开心还是该失落,应该还是并存的吧,阿鲁诺对拉克薇儿的爱还存在,而他对阿鲁诺……

  难道就消散了吗?

  吃完了阿鲁诺亲手做的饭菜,捷多正想着找什么借口来多留一会,阿鲁诺开口了。

  “捷多……你愿意来跟我们一起生活吗?”

  阿鲁诺的面孔其实也没有大变,还是一样的英俊,只是更成熟了。

  而捷多面对这个“天降馅饼”简直手足无措,他抿着唇,眼睛垂下去一点思考。

  “为什么呢?阿鲁诺……”

  阿鲁诺看着他微笑。

  “因为总觉得你很安静啊。森林待久了?还是什么原因?”

  “总之来和我们一起生活吧,”阿鲁诺看着跑上跑下的女儿,“至少小薇会让你感觉热闹一点。”

  捷多拎着食物和药物走回家,等到了家才发现,自己居然只买了三天量的食物。

  是自动认定会答应阿鲁诺吗?

  真没出息。

  可是他凭什么不答应阿鲁诺?

  夜里捷多躺在木床上想,这里有他这十年来安身立命的一切,有他珍惜的、熟知的森林和各种动物。

  很多动物已经认识捷多了,遇到他甚至都不会惊慌失措地逃,它们是了解捷多的。

  他的森林啊……身处其中就能知道自然的伟大,广袤的树,遮天蔽日的绿色,几乎能让他忘记天空的蓝,生命在其中演摇篮曲;捷多的胸腔里有一团火,森林养育着它。

  就为了阿鲁诺一句话,离开这里?

  可是为什么不呢。

  捷多把森林当成半条命的话,阿鲁诺就是另外那半条不是?

  他已经和森林相处十年了……如果要他做出选择,自然只能是阿鲁诺那边了。

  夜里很安静……今夜没有任何鸟类的鸣叫,只有虫类细小的嗡鸣。

  下定决心以后,捷多睡得很香。

  捷多找到人来接班森林保护员以后,就提着对这片森林热爱的心去了阿鲁诺那里。

  小薇早就知道这位可爱叔叔——虽然是叔叔,但是也是可爱的嘛,要到他们家里住,小姑娘表示强烈欢迎。

  阿鲁诺看着小薇围着捷多转,微笑着:“她很喜欢你。”

  捷多挠了挠头,把小薇抱起来了。

  第一天到家里,捷多跟阿鲁诺商量着自己能帮什么忙。

  两个人围着小夜灯商量着,小薇已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。阿鲁诺对捷多比了个“噤声”的手势,小心翼翼抱着女儿去床上。

  这家店位置好,价格也就不低,原本小薇和阿鲁诺一对父女住算刚好,现在来了捷多,小薇就住到那个小房间里。

  因为小薇也有七八岁了,自然一个人睡觉,小姑娘和她的妈妈一样勇敢,不会因为这事大哭大闹。

  那就只能阿鲁诺和捷多一起睡了,分配好了店里的工作,阿鲁诺炒菜,捷多买菜和负责端盘子。

  阿鲁诺看着他笑:“关键是有没有那么多客人。”

  烛光下,阿鲁诺的睫毛化出光晕,捷多心里想着,我会让这家店好起来的。

  因为这里有阿鲁诺,有小薇。

  第二天捷多起了个大早,急冲冲去买菜了。小薇难得起得这么早,喊着要和捷多叔叔一起去。

  阿鲁诺嘱咐她不要给捷多惹麻烦。

  小薇踮起脚亲吻阿鲁诺的脸颊:“放心好了爸爸!”

  捷多就背着小薇去买菜了。

  小薇回来的时候手里抱着个胡萝卜。而捷多抱了满满一怀的菜。

  阿鲁诺走过来,拿起这些肉和蔬菜研究,不由得惊讶道:“真是新鲜的好食材。可以啊捷多。”

  捷多把小薇抱着玩,小薇在他怀里飞飞机,捷多还拿一些幼稚手段来逗小姑娘——比如嘴里发出一些奇怪音效,小薇被逗得咯咯笑,捷多就也笑着看阿鲁诺:“那是当然。”

  不知道是捷多面善还是怎么的,他一站在门前和小薇玩,那天的客人就会多一些。阿鲁诺把这个叫做“生机”,晚上算账的时候,阿鲁诺把笔放下给捷多说:“你身上的安静被冲散了一些。”

  捷多看着他的手,纤细修长的手指,心里想是吗。

  白天的确是好一些,因为有小薇在,小薇的头发今天要什么款式,捷多就去跟隔壁卖花大姐学习,小薇想吃什么早饭,捷多就带着她去买。

  白天的阿鲁诺和捷多之间还有个小薇,总是笑着的可爱小姑娘,捷多便不会感觉到自己心里的沉默。

  可是夜晚呢?

  他们躺在一张床上,阿鲁诺干什么事都显得自若,包括和朋友睡同一张床,也许捷多也能坦然跟朋友睡一张床,但阿鲁诺……

  阿鲁诺不是。

  阿鲁诺是他要向上天许愿的保佑的——亲爱的……

  阿鲁诺总是睡得比捷多早,明明是捷多先躺上的床。

  捷多看着阿鲁诺的眉眼,心里有一百次伸出了手指,哪怕是碰一碰……

  他没有。安静地等待着,等待自己心中的火稍微小一点。

  白天的火焰在日光下没那样大,或许捷多也觉得这是见不得人的心思。

  但夜晚简直天生是为了火焰而打造的环境,捷多闭上眼,让心里的火花小一点,却不愿意翻个身,他们是面对面共眠着。

  捷多端盘子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。

  以前前冒险者和前森林保护员的能力来说,是不大可能的,但他的确摔了。还把菜肴不小心弄了一些在身上,十分尬尴,阿鲁诺连忙跑过去扶起捷多。

  目睹全过程的小薇心里想,捷多叔叔是不喜欢那个和爸爸说话的阿姨吗?一听到阿姨说话就摔倒了。小薇也不喜欢。

  因为那个阿姨每次来都跟爸爸说要当小薇的妈妈哦,小薇只有一个妈妈。

  小姑娘跑到那幅画前,看着自己的妈妈。

  而捷多很尬尴地被阿鲁诺扶到床上去。

  “阿鲁诺,你还是去看店吧。医生马上就该来了。”

  阿鲁诺表情很严肃地看他:“这可不是小事啊,捷多,以你的身手,怎么会摔倒?”

  红发青年不由得苦笑,能怎么说?说自己被那位美女说的“阿鲁诺,和我结婚”的话吓到了吗?

  伤得还有点严重,需要卧床修养个十天半个月。

  小薇趴在捷多床边:“叔叔,等你好起来了要记得,带小薇去买菜呀。”

  捷多摸了摸她的头。

  捷多要躺在床上不便行动以后,阿鲁诺才发现自己的生活原来那么麻烦。

  没有人给他递最喜欢的果酱了,也没有人在他做菜的时候陪他说话了——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他说,捷多听,甚至更多——比如自己洗澡要求捷多搓背的乐趣也没有了。

  捷多总是显得非常害羞的样子,非常。

  那天那位美丽的女士,阿鲁诺早已把她拒绝了。

  拒绝的理由是——

  “我现在的生活挺不错的。”

  等到捷多好了,小薇就小心翼翼牵着捷多的衣袖,跟着可爱叔叔去了集市买菜。

  在路上的时候,小薇小声地问:“捷多叔叔,你是不是也不喜欢那个阿姨啊?”

  捷多一愣,小薇皱起眉毛说:“阿姨一说话,捷多叔叔就摔倒了呢。”

  红发青年忍住把小姑娘抱起来的冲动,毕竟自己的腰还没完全好起来呢。

  他握着小姑娘的手,心想,连小薇都看得出来的事……难道那位聪明的智慧的,眼眸一样是蓝色的家伙,阿鲁诺,看不出来吗?

  天色尚早,捷多牵着小薇走向前,太阳开始洒落光辉,总有一天……

  总有一天阿鲁诺那个家伙会知道。

  自己那如同晨曦一样,对他燃烧着的、永恒的火焰。

  (完)

Last Modified : 2021-07-09
* Category : 家长陪同观看
* Comment : (0) * Trackback : (0) |

留言:







秘密留言